普通真言藏品第四(經第二、疏第十、演奧鈔第三十三)

普通的「通」字,是通一切方便之意,藏為含藏具足,在執金剛中,以金剛手為上首,即金剛薩埵也,菩薩中以普賢菩薩為上首,進入法壇求法,金剛手普賢也,因此在胎藏界通達清淨如蓮之法門,由這兩菩薩之自內証代表行者,並由阿字門變出眾菩薩真言,共一百一十九佛及真言,均以「南麼三曼多勃馱喃」為首句。
世間成就品第五(經第三、疏第十,演奧鈔第三十六)

此品開始引出密宗最著名的四法,即息災、增益、敬愛、降伏等之悉地成就,此四法表面為世間法,但密法均從世間法之妙越而通達無為法門,不知者言妄。此章開卷初言道:「如真言教法,成就於彼果,當字字相應,句句亦如是。」只要心住於菩提心,真言一發聲,便是菩薩之妙音,說菩薩之話語,想菩薩所想,行菩薩所行,雖為凡夫身,乃聖體之示現。文中道,先觀月輪,乃心明之啟,所謂「觀蓮心自淨,觀月心自明」,於中諦觀察,風大除瑕穢,觀寶樓閣如金剛峰,乃心中塔婆之示現,配合宇宙時空,乃修行法門之初入。
大腦之開發每每受眼耳鼻舌身意所出賣,再因阿賴耶識之宿業儲藏,凡夫在此牢獄之中,何能開解?以阿字門為聲智,以月輪寶樓為心智,以手印為體智,身口意三密加持,三業變三密成就妙用,如能持唸並循法本所修,進入法界門後便可洞悉妙用之生,凡夫與聖佛,也在凡夫有否此機緣而進入此真言門也。此處大日經初述心法之為何。
悉地出現品第六(經第三、疏第十一、演奧鈔第三十七)

悉地是佛經常用的名詞,為梵語,漢譯為「成就」,三密相應者成就妙果,謂之「悉地」。
行者初習密以手結印為手密、身密,乃菩薩之身印,以手言其本誓,手指由尾指始計,喻地、水、火、風、空,五指通五大,此為第一悉地。從科學角度而言,人的大腦神經線均經過五指,五指的屈勾其實是大腦神經線的組合形式,以五指來調息大腦靈識,其實是一種人體科學。真言即咒語,稱口密語密,意密為觀想法,密云道埸觀,通過咀巴持真言,說菩薩所說的話,手結印做菩薩所做的事,觀想法想菩薩所想,給凡夫一個典範去效法及改造,此之謂悉地也。
經云:「以我功德故,及餘無量門,數數心思惟。發廣大悲愍,三種加持句,想念於一切,心誦持真言。以我功德力,如來加持力,及與法界力,周遍眾生界。諸念求義利,悉皆饒益之,彼一切如理,所念皆成就。」進一步演繹悉地一品。
人之功德也者,從愛心出發所結的妙因妙果。如佈施,有法施、物施、無畏施是其一例也。又例如一官施德政免稅減稅,一城一域人民飽受其惠,其功德最大,凡此種種,必由大愛心出發,所謂「發廣大悲愍」也。以一凡夫一己之功德力,佛力加持再加法界力,此法界力也者,有廣義及狹義。廣義指一切佛菩薩喻法界力,狹義指凡夫身邊的眾生,即人際關係也,眾生對凡夫的肯定力,支持力,包括了信心,此乃眾緣之增上緣及加持緣。
憑此可知,凡夫成聖,必具眾生之加持力,加持力源自凡夫一己之精進、持戒、佈施等等以外,其普賢行願及生活行誼均十分重要,令眾生對其事功生歡喜心,佩服心也。
成就悉地品第七(經第三、疏第十二,演奧鈔第四十一)

在修持上的成就,比世間結善果更為重要。種世間善果只合世間善人,只當為人天乘,但修持上的悉地,便入菩薩門,超越世間的善惡。所謂世間善事因果報應,如大象戴瓔珞也,富豪捐錢,不能換取菩薩果位,更何獲悉地也者,最多是如投胎為大象,具戴瓔珞之福德而矣。此章之成就悉地,非世間法,上兩品是世間果位,此品是明示修入之方便,上品是五字嚴身,此品是大菩薩入曼荼羅之悉地。示法之成就,也就是摩訶成就悉地。
進一步演繹此章之肝心,是說明凡夫初修,以法而入其門,是內心識的自內証,唯真言密殊勝於藏密也者,通過高祖弘法大師之御法身演繹,以即身成佛,即事而真行菩薩道,明悟世間萬象即曼荼法如,修法非在蒲團之上,而在眾生萬緣事功。阿字門如何在眾生善門示現,五相成身非法本內之死物,也非心識這般簡單,而是心識示現其端倪後,以此引用在凡夫的一生際遇及事功上,顯現其大日聖德之真如示現,以際遇及經歷來顯現五相成身之法理,而只有憑此而活現了佛法,此之謂高祖演繹密法的真正偉大之處。
所謂真言行是活用密法於世間,而非與世間事一刀切斷,人活在世以世間為悟道的道埸,以國為法界,以此觀之,西密以小乘一己之修持,無法融入世間,即成二元,修行為修行,世間為世間,此二元修法,非究竟也。所謂無上瑜伽,令凡夫修持更達非人法,聖位已達,更無凡塵之寸功,對社會國家之福祉何多之有?成道者最多只可為一老師導師,製造更多方外之佛,非最高殊勝也。東密之高祖弘法大師立一典範,東密無上密在世間事功中反証三部密,再通過事功及人在世的功德及際遇,直入無上瑜伽門,而非機械性地開衍明點氣脈,而是般若事功成就之時,佛境自生,不必機械性地加以開發,此乃東西密不同之究竟也。
弘法大師之修持,影嚮日本文化千年,其已將東密的智慧,融入大和魂中,反觀藏傳密法,未能融入生活及社會,從清代中興至今,法是法,人是人,二者未能融合,只成學科及技術,而未能成為國人的一種生活,此之所以佛法分偉大與不偉大,亦在乎此一點。
此品云:「真言發起智,是最勝實知,一切佛菩薩,救世之庫藏。是由諸正覺,菩薩救世者,及諸聲聞等,遊陟他方所,一切佛剎中,皆作如是說,故得無上智,佛無過上智。」此品暗喻世間一切「硬件」(現代語)並非最重要,也要軟件配合,如一車之二輪,金剛胎藏。目今佛門太重視硬件,而忽略軟件,軟件也者,修行之正確方法也,因此成佛不在寺廟,而在眾生界,社會萬像中,才是普門般若示現,居士法乃目今最流行的法門,皆因投入業力中成佛,所磨出來的般若,必為最最殊勝,此東密如有一天流行,必成就世間云云佛子於世間成就,融入未來中華魂中,可見代表此密之「法門學」,必為明天中國之中華文化一部份。
「法門寺」地宮所佈之壇城,正是「大日經」內具體的演繹。密法中金胎二部大法者,一為胎藏,一為金剛,而胎藏界乃指「大日經」也,因此研究大日經的具體修持法及壇城佈陣,「法門寺」正是活生生的歷史文物。世人不知密法,只知佛骨舍利,乃真言密法千古蒙塵之哀也。今我等真言法孫每次看到「法門」二字,均深知「大日經」之內容研修,在「法門」便可洞悉全貌,而早在唐代密法成為國教,由於其殊勝之處,不空三藏可通過密法修持,令安史之亂平定,皆因通過火供念力,令二人神經錯亂而生分別之疑心,自此唐室亦懼此密法神通,如廣用於顛覆唐室,危哉!密法本為人體開發科技之偉大發明,其能力非任何一種科技可比矣!唯歷史使之湮沒,乃中華文化之最大不幸。
一九八七年四月,扶風法門寺佛指舍利面世,地宮內之法器及一切藝品,均為唐密極寶,由於密教在中國失傳,能明白此地宮壇城佈陣之法趣者及專家們,並不多見。中國限於國體,又不方便向日本人請教,於是法門寺博覽會內,錯處紛陳,大日如來的手印也雕刻錯誤,日僧來華參觀法門寺,偷偷窺笑,千年大法,中華失傳,移入日本,今日古法重光,唯我中華無人能傳此秘,而日人均深明此法,真令我輩中華兒女汗顏之極。
此品其實言明,密教在生活,明天中華文化,希有唐密的一部份,大日經也正是明天中華文化重要的一部份。
轉字輪曼荼羅行品第八(經第三、疏第十二、演奧鈔第四十二)

此品經云:「善男子!此阿字一切如來之所加持,真言門修菩薩行諸菩薩,能作佛事普現色身,於阿字門一切法轉。是故,秘密主!真言門修菩薩行諸菩薩,若欲見佛,若欲供養,欲證發菩提心,欲與諸菩薩同會,欲利益眾生,欲求悉地,欲求一切智智者,於此一切佛心當勤修習。」
此品揭示大日經中「阿」字輪修持的心法,內有字輪觀及阿字宇宙佛觀。
字輪觀以地水火風空五大梵文種子字入真言門,觀於淨月之上。修持密法入法界的初階,以觀月為初入,月輪觀為第一課,「月」為進入內心法界的不二鎖匙,而一切法之入門,皆由觀月開始。
次觀月輪上的五字,由正中阿字開始,上方左方下方右方五字輪觀,進入三摩,將人思緒帶入法界,此五字輪的順打逆打內藏玄機,非入真言門而不知其奧也。此順逆二法乃人心思緒的五大旋動符號,宇宙之密碼也。月輪共觀九重,進入其中,一層又一層,畫面紛陳,蓮座開衍,一層又一層之肝心,其中由梵文開揭其性,如入心王,乃用思想導入寶藏,乃人心王之進入法。
真言密法之殊勝,以大日經開示胎藏秘理,在形上由今還本,入胎重見黑暗無我之境,在神上是思想回轉本初之路,從入胎開始,嬰兒之發育由內在之宿世思維開發其身,五官由五識所生,由內到外,大日經之胎藏界心法,乃由外回到內,由誕生回到母胎,由行有觀到無,由凡夫身回歸法性身,此一回轉工程,十分偉大,乃息萬念息萬緣揭示凡夫本來真面目的千古一法,古今從未見有另法!真言門偉大之處在此!
回到本我也者,一切因業帶在身上的疾病、靈界、災難均無所遁形,立見歸真,事實上此門一入,行者由凡夫身進返初赤子之心王,一切業力紛陳,目見怪事,夢遇怪事,均為自然。如我當年在高雄山上修大日胎藏法時,閉關三月,此法回轉赤子本我,常在幻夢中感耳朵及鼻孔癢痛,用手一拉,竟是帶有污垢的念珠,愈拉愈長,至窮而清淨見。觀想法導入胎藏之境,身觀容易,如圓月心到境到,乃靈魂之開衍,七魂浮現,見圓月之變大變小隨心而行,此境於夜處,感四境天魔之妒而驀然清醒,身有上師從體而醒,心知乃自己之觀想也,手結劍印打出,天地震動,體內天魔,一擊而破空而逝,此云上師與行者之瑜伽,由此而起,永恆瑜伽三三平等於一夜之月修!
大日經字輪觀法之修持,進入法界之遭遇人人殊別,曾有此境之凡夫到此不語,怕眾生謗佛也。因為箇中經歷,非過來人不能知曉,知曉者絕不輕言,因此際遇,不說有因。一者怕不明其法者謗佛,二者後學者每人際遇不同,不欲以己之際遇宥限後學之修為,個人之際遇非每個人之際遇,有了先入為主的感覺便錯入真言門了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真言法界,有其境有其域,此境乃自己的,等如夢境之感受為何,乃屬個人,旁人無法進入,亦無法感覺,就算你是天生的語言家,亦無法描繪得百分百,可見真正悟道者,無法將其悟道感覺告知,徒令修行墮入神秘門,非開悟者之本意。
大日經提供了一個橋樑供凡夫進入法界,凡夫修此經,必經獲上師准許,並具成就後之灌頂名位,方成歷練。因此不放三至五年時光在真言門之基礎學習,何能一日得此千古榮光,進入法界,達此法身,得享佛陀菩提樹下自內証滋味。
到此已為大日經卷三之末段,此經乃開悟者言,感到法界者之事後評,因此未達此境者不明其旨,已達此境者一看便明,但既已到達,便不必再憑此而可達天津了。如一人過河,千辛萬苦做了橋樑,直至達到彼岸,此橋已全無價值。大日經也者,橋樑也,未過河時,大日經是一切究竟,過了河流,大日經便全無價值可言,乃糟粕也。此真言門為外間人所難明白之處。
三卷已成,當知所謂金胎二部大法,胎藏法從大日經所編,至此已達虛空藏轉明妃及字輪初探部份,此卷以阿字開衍萬像曼荼羅,如太虛一日變千星,以每一種子字變萬種,每種一星,此心法也,在阿字觀或字輪觀的修持中,均有此法,為真言門弟子有緣得修,此章之肝心在此法也。
密印品第九(經第四、疏第十三、演奧鈔第四十四)

品中云:「秘密主!如是上首諸如來印,從如來信解生,解同菩薩之 幟。其數無量。又秘密主!乃至身分舉動住止,應知皆是密印,舌相所轉眾多言說,應知皆是真言。是故,秘密主!真言門修菩薩行諸菩薩,已發菩提心,應當住如來地,畫曼荼羅,若異此者,同謗諸佛菩薩,越三昧耶,決定墮於惡趣。」
密是秘密,印是印契, 幟,密印就是大日如來法界曼荼羅中的秘密印契,在曼荼羅中,一切如來賢劫千佛以此秘密 幟為其本誓,壯嚴其身,故能成就大日如來之聖德。所謂印契,即三密加持中的身密,此品芸一百三十九印會,亦一百三十九位菩薩之本誓也。
何謂印契?何謂本誓?乃凡夫成佛之特殊自內証也,以印來示其一切智智。如以現代語,即每個凡夫的心性不同,在成佛的過程中,均具不同的自內証,故手印顯示其不同的本誓,以示其成就。導師以說法渡盡世人,其印必為標,法標象徵說法,甚至更具體可能是一個咀巴,現代化一點是一個喇叭筒,一個咪高峰。在密法的修持中,盡攝魔梵者,即魔要成佛,也是絕對成功的,不過其本誓固然特殊,匪夷所思之極,一般易受道學之人排斥,但密門反觀其不可思議,甚至比正道之士開悟更受人尊敬。一位老師,一位上流社會人士修佛固然義正理明,那一個妓女販夫又如何?真言門之殊勝在其無分別心,妓女販夫一樣具其秘密本誓,正道人士便譁然了。古日本不少妓女修持真言門,其自內証為何?必與性有關。例如有一妓女以迎送為其本誓,每當迎送生活時,心中持咒觀想三密加持,以自體為清蓮渡盡客人,其印契必為常人視為異端,但用心一想,其智其行勝過萬千高僧大德了!真言門的殊勝,不造作不虛偽,所謂密印者,每個凡夫修持時自己本有業力的轉動智,其業力轉為佛力,每個人的教育,思想,際遇不同,故產生不同的啟示,此一百三十九手印,只為其中的例子,行者運用之,不一定契合,但盡管用不同的手印來試試勾攝行者的業力幻,說到底行者要具自己的手印,咒語及觀想,方成正覺。
古德只以圓寂前的「絕筆」來示其本誓,不足以言密法,具成佛者,必具印契,真言及其獨到之道德觀,為一法一人一道埸,此才圓具,千古一人,屹立千秋。密乘人每個御修之自內証,只有傳法燈者知其一切,以此法燈傳承,一代又一代,此之所謂千古瑜伽了!
密法重視上師,其因是佛菩薩非血肉歷史人物,但上師是!以上師血肉之身力証法如,乃弟子進入法界的唯一楷模,但上師乃使凡夫與聖德之距離拉近,作為橋為舟也,真正的密法行者,自度才成,也就是成就屬於自己業力變出的自內証,自己的印契,此非一百三十九印內的印契,而是以外的!
字輪品第十(經第五、疏第十四、演奧鈔第四十七)

阿字門由一變百,稱為妙用,如月有群星拱托,星球又爆開變成大小星球隕石,此謂變遷,無論多變為何,月輪不動不變,此為密法所言妙用,只謂變中局面,但胎藏也者,無起滅相之常住不動性,恰如車輪在動,但軸心不動,唯軸心不動,能調御四周,不使輪邊逾軌而行。
字輪的字是梵語,不易其語乃使其千古無流轉之義,不因歷史及地區而變易其本質。因此阿字不能翻譯。阿者,一切物由靜到動時啟動之音聲,如汽車引擎開動時之聲音,放之四海皆準之理,乃宇宙本體的第一語言,言凡夫與宇宙的契合,所謂互融互攝,天人合一,乃人服馭於天地萬念,自然於生死流轉中,如中軸之不失佛性,雖輪迴而不易其心,西藏密宗稱此為再世靈童,東密稱之為千古瑜伽,生生法城也。
字輪之字,梵謂惡剎囉,即不動也,大日如來住於菩提心之體性,種種示現而利益有情,無哀愍之心相廣大而無量,但其心王無上智智,常住不動,此乃唯一之宇宙法性,在無常中見常性,此乃密比顯殊勝之處。此經中示現如來眼見諸佛剎土,一事一物在遍一切處,萬物具在,乃眾緣之生成,事物緣起緣滅,但此起滅便是常性常存,故云無生無死,此「無生無死」其實就是永生,就是輪之中軸,故曰:「大日如來之聖德也。」
秘密曼荼羅品第十一(經第五、疏第十四、演奧鈔第四十八)

「秘密」二字經常為密宗修持所攝用,秘為深秘,非一般凡夫憑六識可知也,密者隱藏,真言門所言秘密者,指字輪之三昧,由凡人靈識通過字輪觀進入空性,轉凡夫六塵六識為一切智智,其橋為阿字門,再以地水火風空五大轉五智,字輪觀之功也,此即為秘密道。大日如來以如來之慧眼,遍知一切法之萬門,乃字輪為其法處,從此字輪三昧可遍知法界之無盡藏。
文云:「復次秘密主,如來曼荼羅,猶如淨圓月,內現商佉色,一切佛三角,在於白蓮華,空點為 幟,金剛印圍繞,從彼真言主,周匝放光明,以無疑慮心,普遍而流出。」又云「中吉祥商佉,出生曇華,開敷含果實。上表金剛慧,承以大蓮印,布一切種子,善巧以為種。多羅毗俱知,及與白處尊,明妃資財主,及與大勢至,諸吉祥受教,皆在曼荼羅。」此章談及字輪觀與法身觀,及一切布字法門。
真言門言字輪者,物外之觀也,取其入我我入,以一己靈識思想圓月上見五字,隨不同之布衣呈現法如性,其佛性之思維軌跡也,等如是一切秘密思想法。
再以人體盤座之金字塔印契,其座與五輪塔之塔婆形產生三三平等,凡夫與五輪塔三三平等,人如法塔,二者一如,此喻秘法也。
此五輪內歛金剛,以五鈷杵象徵法身,五鈷入於塔婆中,可放大縮小,傲立於宇宙之中,心隨境轉,此五鈷放大,大圓智亦隨之而變化,內歛金剛體亦凡夫之體,隨心王之靈動,產生意識界上之改造,此之謂秘密也。
凡夫自私,故未能見曼荼羅,一旦心神體現大我,進入法如,便可知宇宙之一,人如滄粟,真言門化粟為佛,不可思議也。
入秘密曼荼羅品第十二(經第五、疏第十六、演奧鈔第五十四)

此段極短,文云:「壽命悉焚滅,令彼不復生,同於灰燼已,彼壽命還復,謂以字燒字,因字而更生,清淨遍無垢。」又云:「解此平等誓,秘密曼荼羅,入一切法教,諸壇得自在。我身等同彼,真言者亦然,以不相異故,說名三昧耶。」
前品是明示「所入」法體,此品是明示「能入」。均源自上師即開悟者一旦入真言無上門,智慧開啟必具神秘的體現,其法馬上成了傳承,皆因其法性具代代傳承之榮光矣。凡夫百年壽已超越成無壽身,所謂永恆的一瞬,生生法城,照千一隅之謂也。俗說偉人的誕生,真言門稱無量壽佛,已証妙觀察智也。
真言門從東方大圓鏡智証第一法門,平等性智証第二法門,此皆為一般行者於四度加行後,極易達致之法界修持,妙觀察智多成就於一尊法,或因說法而達致,此因無量壽佛乃說法部本尊也。此境之達成為採宇宙萬智如探囊取物,智海無盡藏也,到下一境之成所作智由無到有,再由妙有生真無,是人生達致最高之境,身體肉界已非己體,而是交托宇宙法如,一身成法身,凡夫身與大日如來法身三三平等,瑜伽自在,超越喜哀,無愛無慾,只有大我而無小我,一喜一悲為法身成,陽光陽焰之明闇與一己之情懷契合,此境正式入法界體性智,即入秘密門也。
入秘密曼荼羅品第十三(經第五、疏第十六、演奧鈔第五十四末)

文云:「善男子!諦聽內心曼荼羅。秘密主!彼身地即是法界自性,真言密印加持而加持之,以本性清淨故,羯摩金剛所護持故,淨除一切塵垢。」又云:「若解無所得,諸法之法相,彼無得而得,得諸佛導師。」此品開示真言行者入佛三昧耶,安住於平等大空位中,即証意生八葉大蓮華王,能淨除一切穢,轉一切妄執,由小我轉為大我,由凡夫身轉為御佛身,轉百壽人為無量壽佛,此境即証三密殊勝,即成妙果。故經云:「真言者誠諦,圖畫曼荼羅,自身為大我,囉字淨諸垢,安住瑜伽座,尋念諸如來。頂授諸弟子,阿字大空點,智者傳妙花,令散於自身。為說內所見,行人宗奉處,此最上擅故,應與三昧耶。」
秘密八印品第十四(經第五,疏第十七,演奧鈔第五十五)
要進入真言門,以四度加行為始步。此喻二部大法,即胎藏界及金剛界也。此二部具秘密法印,憑此等秘密法印,行者得入真言門,必為感應,具此感應而本尊赴降壇場,用不同之方式為行者灌頂或瑜伽,使其得遇不可思議之體驗,此之謂真正的秘密也。行者具此真實之體驗,方成信受行藏,以有限之凡夫身轉為無限之法界身,此亦即真言門能否進入之界分也。
此章所言八印,具象徵意,泛意胎藏一切秘印。首為大威德生印,乃為凡夫服馭而生忿怒,為眾而戰而忿者,泛印之論,具金剛無上瑜伽名位。二為金剛不壞印,即証無量光,無量壽之法身,具永恆之剛,非金剛石之堅,乃象徵,入不生不滅之門,故喻不壞。第三為蓮華藏印,具清淨心性,萬緣轉念於一淨華地,如萬川之注入大海,蓮華本善淨心亦可為川,眾業眾惡不為川而被斷於一剎,此之謂「修」也。第四為萬德莊嚴印,法界體性智之萬緣兼備,以一融億,心開意融,一法通而萬法融,喻眾星圍月,月朗即星照,月闇即星寂。第五為一切支分生印,此印泛喻妙用,第六為世尊陀羅尼印,喻生生法城,傳承之功也,第七為如來法住印,喻法界加持力,本尊成就之相具門。最後為迅速持印,即速疾顯印明,八印又喻四佛四菩薩,即為胎藏大日之正心,於真言王後初入東方大威德具寶幢,喻為迷境中之悟幟,為任何法界之光明先鋒旗號,以虛心合掌,二地同舒散而顯,以 為入昧之真言王,次入南方開敷花王之金剛不壞印,以虛合二風屈曲置二空地開立,以 入真言王門。再為西方阿彌陀佛之蓮花藏八葉印契,以參索為導,北方為天鼓雷音之萬德莊嚴,取蓮花合掌二地屈入掌華,以喊鶴為真言。第五印為東南方普賢一切支分生,蓮合二空屈立,再以西南文殊師利,蓮合火風張開為先,為此脈之特徵︵各脈有別︶才再行西北佛位之觀世音世尊陀羅尼,蓮合二火屈曲如相疊,此二位之互調乃心法也。最後為東北迅疾彌勒,以金合右掌略上斜誦真言至某位左旋三匝,其次改右手略上斜,讀誦又右旋三匝,此開凡夫身也。
經云:「世尊本威德生印,其曼荼羅三角而見光明。」
又云:「金剛不壞印,其曼荼羅如 字相,有金剛光。」
又云:「蓮華藏印,其曼荼羅如月輪相,以波頭摩華而圍繞之。」 又云:「如來萬德莊嚴印,其曼荼羅猶如半月形,以大空點圍之。」
又云:「如來一切支分生印,其曼荼羅如迦羅捨滿月之形,金剛圍之。」
又云:「如來法住印,其曼荼羅猶如虛空,以雜色圍之,有二空點。」
又云:「是世尊陀羅尼印,其曼荼羅猶如彩虹而遍圍之,垂金剛幡。」
又云:「是世尊迅疾持印,其曼荼羅亦如虛空,而用青點嚴之。」
經又云其秘密,強調密法不可亂傳,原文道:「秘密主!是如來秘密印,最勝秘密,不應輒授與人,除已灌頂,其性調柔,精勤堅固發殊勝願,恭敬師長,念恩德者,內外清淨,捨自身命而求法者。」此亦云密行者之要求也。
持明禁戒品第十五(經第五、疏第十七、演奧鈔第五十六)

持明是持真言,持咒也,泛指修持。入真言門使萬緣化萬川入河,淨念相續,引發本具之蓮華心能成智力,轉萬業於一剎,精進者言六月時光,即云圓月時空,六個月也。所謂禁戒,非俗意之戒行,而是一心的修持罷了。此謂六月修持之極致。
「禁」為禁制不使放縱,戒是戒慎不為非行之意,六月勤持方成止惡之第一步。
經云精進者,非求速成也。修行何求迅達,因此經云:「離時方作業,及法非法等,云何而速成?」
又云:「和合為一相,遠離諸造作,具戒如佛智,異此非具戒。」
阿闍黎真實智品第十六(經第五、疏第十七、妙印鈔第六十九)

此章談到密法中的「阿」字義,自性清淨內証法如之干栗馱心,乃因凡夫從雜念中注入單一「阿」字,作此為宇宙的原始母音,代表一切真實智,憑此進入,稱為一切智智的種子。這是由繁至簡,反樸歸真的心法,此章說明密法中阿字之肝心也。
阿闍梨本譯阿闍黎,為教授師,心身能証法如者,方能稱為阿闍黎,有佛種能入空性進法如者,成佛領悟於剎間者,接受灌頂為成佛業之永恆人。大日經也者,成就千古一人之佛境界而言,是成佛之二部大法的其中法門。「阿」字門為其綱目。
「阿」字門中本不生義,不生不滅進法如,從無到真有,真有非實,妙有方真,「阿」字門中無具妙有,妙有顯現,乃曼荼羅之境,此基於業力轉為佛力,乃此章所欲述之心要也。干栗馱心者,妙有之心具,成佛必具必歷之境域。此境無境只有其域,旁人無法分享,自心法城也。
布字品第十七(經第五、疏第十七、妙印鈔第七十)

從一單字「阿」入門,稱為入門法,入門遁之在法如空性,繼以「布」論,「布」者「佈」也,佈由阿字妙有所生之種子字,佈滿全身,示一切如來心舍利之法,此處未詳,知者心通。
因此可見密法必須由阿闍黎輔助方能入道。「大日經」不可能普傳,因此經必須配合二部大法一起修持,方能明白箇中理趣。有一說道「大日經」乃修密四度加行後之讀物,乃進入法界之阿闍黎之報告書也,非外間人所能明白也。
在行者自身上佈滿種子,是代表諸佛之萬德本誓,可見佛者,乃空性佛性的「生其物」,妙有所衍生物。可見世間凡夫所生其物為一種,開悟後的阿闍黎生其物為另一種,前者為凡夫果,後者為佛慧果,行者於此阿字菩提心地,將一切的字門佈置於亡身,是以顯示遍一切處普門本誓之曼荼羅也。阿字一理通百理明,百字明之謂也,三世諸佛及整個真言妙理,即身成佛之法如,無非是轉相之本,百字明體示世間千奇萬別之物,乃三毒之生其物,佛曼荼羅是另一個極端,佛慧大千也。
密法殊勝之處,不在「斷」字門,如斷三毒萬千世態,是違逆平等性智。密法在轉字輪中,心一轉萬法自然轉,凡夫一心轉動,森羅萬象便由三毒因變為佛慧果。因此凡夫雖毒雖惡雖殘,一念仁慈,可化腐朽為神奇。密法不斷毒夫之修持,甚至認為毒夫乃成就佛慧之利根,其義在說明,凡夫能生其物具有活動力,其力是緣,只要一轉其心,其活動力轉成大雄力,其功其德千秋普照也。
密法是末世法,皆因末世凡夫最毒,最毒之人最能轉,而論其事功也最為殊勝。從此而觀之,密嚴世界,其法極艱深也。今有密法重揚之妙緣,世間惡人變善果,乃天運也,密法確具惡夫不少,但成就一惡夫得遇菩提,如能成佛,具功德之大,千秋難遇也。布字法有廣狹兩義,廣義為阿字變百字明,布字全身也者,遍宇宙法界也,狹義只述人的心體,廣義布宇宙玄空,可見頓悟阿字門者,其心已廣及宇宙,故有瑜伽自然之奇能。一人哭,天地有感,即成滂沱,一人笑,天地皆春,此之謂布字論。